人體器官複制器 1-3

 晚上8點了,城市�萬家燈火,李老頭一個人孤零零的走在大街上。在這個

老無所依的城市�,他一身破爛的清潔工制服與這個城市格格不入。他以前也有

個老伴,叫劉翠芳,5年前過個大馬路被車撞飛了十幾米,李老頭哭的昏天黑地,

不爭氣的兒子又沒有工作,丟下他一個老頭出去打工了。李老頭一直都是靠著幾

壺二鍋頭混過一個個老年孤獨的夜晚。

  老頭家門口是個廢舊的的老工廠,80年代初後來改建成了一個廢舊垃圾回

收公司,每天都是臭氣熏天的。破舊的廠房�,到處堆滿了各種生活垃圾,還有

各種廢舊的設備,亂七八糟的高高低低。就和老頭的生活一樣,毫無生氣的癱在

那,無人問津。

  今晚路燈特別湖昏暗,幾個破舊的燈泡發出油燈一樣的光線,好像沒有力氣

吃飯的人杵在那,昏昏欲睡。

  李老頭醉眼朦胧的甩著兩條腿從這個廠房旁邊路過,不由的又往�望了望,

�面不知道爲啥,綠光一閃,跟著就黯淡下去。李老頭揉揉眼睛,仔細一看,垃

圾堆�黑黑的和平常沒兩樣。

  「麻痹的,老眼昏了,老子今晚又喝多了,咳- 呸!」老李一口濃痰吐往地

上,一晃一晃的回家去了。

  大早上上班了,公司離老李家也不遠,走個路也就兩站路。老李穿上昨晚的

舊制服,睡意朦胧的不情願的出門了。他上班的公司是個貿易公司,�面都是些

年輕男女,個個穿著筆挺的小西服,走路都筆挺的,倍有精神。老李和他們一比,

就是個幹癟的糟老頭。不過,這個不影響他的心情,反正他也就是個掃廁所的清

潔工。平常也不到辦公室�去。

  早上看到了他平常最喜歡看的女人——劉彤。這個女人是他們的經理,28

歲。一張瓜子臉,肌膚細嫩,嘴唇每天都是鮮紅的好像要滴出血水一樣。飽滿的

胸部,一對奶子在夏天的時候總是在胸前晃蕩,老李最受不了這兩個奶球子,每

次看到都渾身充血。

  劉彤穿著個隱形肩帶的奶罩,把兩個肉寶貝包裹的很安全。老李最多也就能

看到個小溝溝,肥嫩的小溝溝。

  「摔死在這個奶溝�就好了」老李恨恨的想著。劉彤不知道這個老清潔工在

想什麽,她今天穿著一套公司西服,披肩發瀑布一樣散落在白皙的肩膀上,翹翹

的屁股頂著半截的黑色西服裙,有種撐爆的危險。

  兩條豐滿的大腿徹底暴露了她嬌嫩的而成熟的肌膚。她不喜歡穿絲襪,因爲

那樣就委屈了她的大白腿了,就這麽白晃晃的耷拉露著。腳下踩著一雙細跟的小

達芙妮的粉色高跟鞋,走路一顛一顛的,把屁股翹的更高了。雖然這讓辦公室的

男人都臉紅心跳,但劉彤她自己卻不覺得有什麽,這就是天生的好肉,她也不想

這麽性感,但公司的衣服就是讓她不得不這性感。

  「李師傅」劉彤杏眼圓睜,「你這地怎麽拖的啊,說了多少次了?」。劉彤

的小辦公室�,地上有幾滴咖啡漬。劉彤對這個清潔工一向沒好感,這老頭每次

看他都是猥瑣的樣子,都50的人了,還老是偷偷摸摸的看她的大腿。

  「我昨天才拖過,你這是早上才搞的吧?」李老頭也不忿,這女經理不知道

爲啥老是對他不滿意。今天又在找茬,李老頭聲音不由得高起來了。

  「要是我還年輕30歲,操你三天三夜。」李老頭小聲的在心�罵道。

  一天工作也沒什麽事情,就是拖拖地說什麽的,男女廁所都他一個人掃,本

來是有個老娘們掃女廁的,後來老娘們老是被李老頭揩油。每次那張大媽彎腰掃

地的時候,李老頭都在她屁股溝�掏一把,李大媽把屁眼一夾,回頭就罵;要麽

故意路過,在她大屁股邊上蹭一下。

  李大媽臉皮薄,雖然老經人事了,也不好意思發作。最後一次被李老頭惹火

了。他在她左邊那隻奶子上「無意」的碰到後,又「無意」的捏了下奶頭,李大

媽這把怒了,扇了老李子幾耳刮,扔了拖把就跑了,不來上班了。

  李老頭郁悶了,這老娘們咋這麽看不開。公司一下子又沒人掃女廁了,沒辦

法,隻好讓老李先代搞了。不過要求他每次在門口要放個「打掃中」的牌子,免

得辦公室的女人們不方便。

  晚上6點,公司下班。老李最後打掃一次就離開了公司。去路邊的小攤子上

炒了幾碟子小菜,打包了下,買了一包花生米,一瓶二鍋頭。回家好好享受去了。

  路邊,天色已經昏暗下來,路燈初上,天邊最後一抹深紅暗了下去。老李走

路回家,路過昨晚的那個垃圾堆,無意中眼角突然又是一閃。老李驚的一身冷汗,

這啥啊,鬧鬼啊?

  那綠光這次沒有暗下去,還在閃閃的,不過,沒有那麽亮。老李看著路上來

來往往的下班族,雖然人不多,但是如果他一發喊,估計肯定會有人圍過來,想

想也就不怕了。老頭壯著膽子

  走上前去,踩過幾個廢舊的破設備,看到綠光是從�面的一個圍牆�透過來

的。老李小心翼翼的轉進去,眼前一亮。

  一台冰箱一樣大小的設備歪斜在那�,上面布滿了線束,下半截有個手腕粗

的洞,洞口連著個黑漆漆的管道通到�面,看不出來幹啥用的

  「奇怪了,這又沒插電,怎麽會亮燈呢?」,李老頭扣了扣腦袋上亂蓬蓬的

頭發,疑惑著。

  仿佛是爲了回答他,這個龐然大物忽然發出了一個輕微的聲音:「李鐵柱:

男,54歲。」。老李嚇得往後一倒,跌坐在身後的垃圾堆上,手�的炒菜倒了

一地。不過他來不及心疼這個了,這有點嚇人的機器真把他給嚇到了。這黑漆漆

的地方,讓老李渾身汗毛倒數。

  那大冰箱開口了:「李鐵柱,我滿足你一個願望,你能幫我個忙麽?」李老

頭感覺褲子一濕,尿了。

  冰箱接著說:「看到我下面的洞了麽,你對著我的這個洞,把你的精液射進

來,我給你個好東西」

  李老頭爬起來要跑,那大冰箱又開口了:「想死你就跑跑看!」老李一個踉

跄,兩腿戰戰的轉過身來:「菩薩啊,閻王啊,你別嚇我啊,我沒做啥虧心事啊,

別嚇我啊!」這老李居然老淚縱橫的哭起來了……

  那機器毫不鳥他,繼續重複剛才的話:「快射精,不然讓你死的難看!」

  老李哆哆嗦嗦的脫下褲子,露出一根老樹盤根的老雞巴,上面全是靜脈在聳

動,這雞巴差不多隻有一個中指短小,又軟又細,灰不溜秋的。他把那個小號的

老雞巴對準那個大冰箱的下面的大洞,一頓撸。邊撸邊想著剛剛被他猥亵走的李

大媽那個大屁股老娘們。撸的雙手發酸,才終于對著那個洞口射了幾毫升。機器

突然轟轟轟的悶響起來,抖了大概5分鍾。吧嗒,從洞口�彈出個軟軟的東西。

  老李拎起褲子,穿上後,撿起地上那個玩意,啪的就扔地上了。媽呀!這個

玩意太熟悉了,這就是女人的底下的那個逼啊。陰道口,陰蒂,肛門,大小陰唇,

還有旁邊的兩瓣屁股的一部分。捏在手�和真的肉一樣,最嚇人的是,那玩意還

在一動一動的。有時候肛門一樣的部位還收縮一下。

  大冰箱喘著粗氣說:「累死了,這個肉,是你剛才玩雞巴時,想的那個老娘

們的下半體!」

  「我操,還有這個事?」李老頭拿起那團「李大媽的逼」,不相信的看了看。

這團肉還熱乎的,它軟軟的好像能握起來成一小坨。老頭用手指伸到了那個「逼」

一樣的陰道口的�面。�面居然還有點濕濕的,那個肉口突然一陣劇烈的收縮,

兩邊的肉瓣緊緊的閉合起來。

  「好玩了。」李老頭感覺好像是真的在扣一個老娘們的陰道一樣,那手指傳

來的感覺和扣自己老伴的引道一樣,又熱又濕。他食指被這個肉洞夾的緊緊的。

抽出來食指後,李老頭用中指又插入進去,一陣亂扣。那「陰道口」一陣真實的

亂抖,居然有粘糊糊的液體在中指上了。

  「麻痹的,神咧,這不是真真在摳逼吧?」老李感覺到那肉團在抖。大冰箱

開口了:「你現在是在摸一個真的肉體,隻不過它是複制品,但是它和真身完全

互相感應。也就是說,你摸它就在摸她本人,她本人的反應就在這團肉上表現出

來。」

  「還有這事?我操,撿到寶了啊」李老頭捏著那團肉,愛不釋手。

  想了又想,老頭幹脆把這團肉的「陰道口」那個肉洞插在自己的老屌上。那

團肉立刻又一次緊緊的顫抖著閉合了。老李感覺自己就插在一個老女人的逼�面。

那感覺,5年了!老李眼睛濕潤了……「如果你想還要其他人的部分,你就來我

這射精,你射精時想的什麽,我就會掉出什麽來」,那個大冰箱一樣的破設備說。

  「好嘞,好嘞,老哥們,你想要啥?我幫你搞到~ 」李老頭感激的拍了拍這

破冰箱,雞巴上一陣陣的緊縮,濕潤的包裹著他的的老屌。

  「你隻要對我射精就行,」機器發出女人的聲音,「我也需要……」。

  「我操了,你還需要?你這破玩意搞啥鬼啊。沒事,你不怕髒。老頭我就給

你射好了,老娘們……」李老頭自信滿滿的覺得自己還是能滿足著怪東西的要求。

  「哦,麻痹啊,好舒服啊」李老頭感覺套在自己老屌上的那團肉不停在顫抖,

他一陣悶吼,射到那肉洞�。一陣陣抽搐後,陰道口癱軟下來,自己的精液居然

流出來了,流了一褲子,順著兩顆老蛋皮往下滴。

  李老頭是舒服的癱坐在地上。

  他不知道的是,在這個城市�的另一個破房子�也發生著怪異的事情。另一

個老頭疑惑的看著自己老伴的一臉酒紅。剛才自己的李大媽老娘們突然羞的老臉

通紅,又伴著驚悚的眼神的望著他。呼吸急促,越來越急促,然後想見了鬼一樣

跑到房間�死活不出來。老頭趴到門上聽到自己的老娘們在叫「鬼啊,放過我吧,

別操我了!」

  老頭撞開門,看見自己老娘們光著屁股把腿張開分的兩邊,用手拼命的捂住

自己的老逼門。兩隻手捂的緊緊的,雙腿在空中不停的亂抖,好像誰壓在她身上

強奸她一樣。過了一會兒,老娘們一聲低嚎,老頭驚呆了,他看到老娘們的逼指

縫�居然有白色的液體順著兩條肥腿流下來……

  昨晚射了兩次,這還是李老頭這一生第一次遇到這麽鬼怪的事情。不過無所

謂了,這麽好事情,他以前想都不敢想。

  早上上班,他把這團肉放在褲兜�,自己的手揣兜�,時不時的在肉團的肉

洞�摸幾下。感受肉洞的一陣陣的緊縮。

  不過,這團肉有兩個肉洞,他有時會捏錯。有個洞比較幹,但是洞口特別小,

還有一圈緊繃繃的肉環。估計是肛門吧?老李這麽想。那個幹洞緊縮的感覺比逼

洞明顯強多了,稍微一碰就是一個緊縮,掐的他的手指差點被擠出來了。老李感

覺手指頭玩的無比幸福。

  同樣他不知道的是,李大媽在這個老城市的一條上班路上一直老臉通紅,走

路一跳一跳的,有時忽然把屁股往前一提,路人看到還以爲有什麽空氣棍子在捅

她的老屁股。

  老李進了辦公室,就聽到一聲怒嚎:「老李!!!廁所怎麽還沒洗。」劉彤

用水嫩的小蔥一般的食指指著老李。引的辦公室的人都看著他有幾個好事的小娘

皮還探頭探腦的從辦公隔闆伸出頭來幸災樂禍的看熱鬧。老李一臉通紅,被一個

小自己20歲的女人指著教訓,他實在挂不住。不過,劉彤那傲氣十足的肉繃繃

的曲線,讓他啜嗫著說不出話來。

  「好了好了,馬上去不就是了。」老李悻悻的說,然後偷瞄了一眼劉彤經理

的屁股和飽滿的胸罩。看的劉彤一陣怒從心起。劉彤這麽反感老李也就是因爲這

個,這麽老大年級的糟老頭還偷看自己身子。

  摸到自己手�的肉團,老李忽然笑了,「媽的,今晚就弄個你的逼」,老頭

腦袋�一陣淫亂。

  一天無事,除了公司又來面試了個女清潔工,老李有點反感,這樣就不能去

女廁假借掃廁所的機會看下剛剛穿起褲子的年輕姑娘們了。不過,這些姑娘今天

也嗷嗷的沖著老李發火:「怎麽又不等我們出來就進來~ 」

  好日子總是過的很快,晚上老李心癢癢的,三步並兩步快步跑到垃圾站附近,

看看旁邊沒有人在望著他,他假裝沒事的一樣,在昏暗的路燈下,鑽進圍牆�。

  「你來了?快射精」機器發出女人的聲音。讓人覺得有點哭笑不得。李老頭

三下兩下掏出自己的軟不拉幾的老屌,一頓搓揉。邊搓邊想著劉彤的奶子和逼,

想想著劉大美人的陰道在自己的老屌下吮吸,自己用手捂著劉美人的肥奶子揉著。

昏暗的燈光�,老李的老屌越來越膨脹,堅硬的和他的名字一樣,鐵柱,燙紅的

鐵柱,上面盤根錯節的經脈遊走。

  這根吊比昨晚搓的更大了0。1毫米的直徑,又長了0。1毫米的長度,老

李感覺不到,他隻知道自己很舒服,然後一陣抖動,濃濃的精液噴的機器的洞口

一陣亂響。機器發出哼哼的聲音,也是一陣亂動,5分鍾後,洞口�蹦出三團肉。

  撿起來一看,是兩隻雪白粉嫩的奶子,奶頭紅彤彤的,鮮嫩欲滴。另一團肉

是個陰部,和昨晚的那團肉形狀比較像。但是,這團「陰部」要嫩多了,幾根稀

疏的軟毛覆蓋在尿道口的上方,陰蒂,陰道口都粉嫩的柔軟。肛門也深深的凹陷

進去,看不到一點黑色。屁股溝的形狀就和真的一樣。

  他愛不釋手的摸了一下陰部的這團肉。這團肉突然大動,反應比昨天的劇烈

的多了。股溝立刻閉合起來,陰道也被緊縮在�面了。

  嘿嘿,這好玩了,老李心想,還咋就自己閉起來了呢?

  老李把手指頭扣開肉團的股溝,從股溝縫隙�,亂探,找到了一個濕潤的小

肉窩,那感覺,好像自己老婆30歲時的陰陰唇的感覺。

  老李眼睛又濕潤了,他想起了自己的老伴。在手指上唾了口口水,濕了下。

再插入那個肉縫�,找到濕潤的粉嫩入口,慢慢的插入進去,一點點的深入進去,

股溝肉團一陣亂抖,一張一合的在動,過會又張開大肉瓣,然後啪的就合上了。

  老李搞不懂啥發生了什秋吉雏种子麽,他趁著肉蚌打開的一霎時間,把手指整個沒入。

他感覺肉股溝突然夾緊了他的手指根部,在劇烈的摩擦著,掙紮著。

  「真他娘的嫩。」老李費勁的把陰部肉團插到自己又一次鐵硬起來的老屌上,

舒服的說。這樣子,感覺就是個長矛上插著一團肉,肉團一直在掙紮。

  老李拿起另外兩個肉奶子。這兩個肉奶子還在晃動。他兩隻手抓著兩個奶球

還抓不下。老李想了想,幹脆用兩手的手指拎著兩個奶頭繞著手指甩圈玩。

  這一甩不要緊,下半身穿老屌上插著的「陰部」突然急促的收縮,開放,收

縮,,開放。老李忍不住,一下子把一股厚厚的濃精全部射到陰唇�,陰唇在自

己的老屌根部一陣抖動,過了一會兒,精液順著老李的長矛流淌下來,陰唇也略

略松了點,但還是緊緊的包裹著老李慢慢軟下來的皺皮的海綿體。

  「舒服,真舒服」老李喘著粗氣。

  城市另一頭,劉彤嚇死了。當她站在老公後面,性感十足的想要老公放棄打

遊戲陪她。但老公癡迷那個叫DOTA的遊戲,死活不放,還略有點火氣的沖她。

劉彤故意穿著比較性感的半露乳透明吊帶衫,也沒能換回老公的幼稚的遊戲瘾。

  就在她準備掐老公的時候,突然陰部一酸,自己的陰唇居然有一種被人用手

指來回摸的感覺,她以爲自己是瘋了,叫了下老公,伸手啪啪啪的拍老公。老公

正準備放大招,被她一拍,滅團!他一下子火了,肩膀一甩:「煩死了,你不能

去看電視啊?搞個毛啊」。

  劉彤一臉委屈加驚悚,但身下那神秘的觸摸還在繼續,她用力的夾緊兩條肉

嘟嘟的白腿,仿佛夾住了那無形的指頭,那指頭退出去了。

  劉彤就在老公背後的床上躺下,張開兩腿,想看看腿間怎麽了,除了看到幾

根稀疏的軟陰毛,還有連自己都心動的嫩白的豐滿的腿根,什麽都沒有。老公還

在耳麥�喊著各種戰鬥術語,背後的老婆突然又感覺到陰道口一根神秘的手指又

插進來,這下直接插入�面。

  老婆渾身觸電一樣的閉緊雙腿,光著屁股和大腿躺在床上翻滾,怎麽也無法

擺脫那一根神秘的手指在自己直接扣到自己的陰道最�面。她叫喊著:「老公,

老公,救救我!」老公被她的叫聲驚到了,回頭看看自己的女人在床上翻滾,兩

手插在的粉嫩的腿根�,自己扣著陰部。

  過了幾秒鍾,臉上潮紅未褪的老婆劉彤,一條胳膊護著兩隻脫落奶罩的大肥

奶子,另一隻手癱在身邊,分開兩條奶水般滑嫩的大白腿,腿中間那個粉嫩的陰

道口,一股白色的精液順流而下,流過陰唇口,越過會陰,流入肛門口,順著大

腿往下流。老公親眼看著自己的女人粉嫩的引道�,精液流了一地。

】(二)

李老頭實在是對劉彤沒有多大的怨恨,他覺得這事太有意思了。把這高高在

上的女人身上最羞澀最神秘的肉體拿在手�玩,這種感覺,就是老爺一樣。

    他晃蕩回了自己的工作崗位:廁所。坐在門口的闆凳上發呆,這一頭亂發下

的腦袋�想著驚人的淫蕩路子。李老頭花了一個小時去想怎麽好好的玩玩這個姑

娘。等他站起來的時候,他嘿嘿的笑了。如果劉彤知道這個笑意味著什麽,她會

痛哭自己這生從此的改變。

    李老頭上班花了自己的工資200 塊錢,去老遠的小街道旁邊一個充話費順帶

賣些山寨二手手機的小店。買了一個諾基亞的老式手機,又買了一張卡,可以打

一個月的電話。回到公司,他到公司門口的公司人員聯絡表上找到了劉彤的號碼,

大家都還在上班。

    李老頭把手機調到了震動,走到走廊外面的清潔工具房。這個地方一般沒有

人過來。李老頭拿出一個抹布厚厚的裹在手機上,故意用變調的女聲哼了幾句話,

自己聽了表示了滿意。然後他撥打了劉彤的號碼。

    「喂?您好,您是哪位?」劉彤那女人特有的性感聲音從電話那頭發出來。

李老頭用剛才試過的娘娘腔聲音透過厚厚的抹布傳到諾基亞話筒�:「小姐,今

天你的奶頭是不是那個啥的?」劉老頭有點緊張,說話語無倫次。

    「就是你?你這死女人,我跟你有什麽仇,你在我身上做了什麽,你怎麽能

讓我變成這樣!」。

    「呦吼,你還反問我?」李老頭不由得覺得自己剛端起的架子被人拆了,他

伸手到自己的口袋�,捏著劉彤的奶頭一頓捏揉。

    「啊,不要,不要啊,大姐,我錯了,您說什麽我都聽您的。」劉彤在電話

那頭發出嬌媚的喘息聲,一種隻有在床上才能聽到的銷魂聲音。

    「你不是很牛逼麽?是不是分不清誰是老子誰是孫子啊?」李老頭得意的笑

了,手�不停歇的繼續搓揉,聽著電話那頭,一直嗯嗯嗯的嬌喘連連,聽得他陰

莖都慢慢擡頭了。反正也不急,老頭把劉彤的奶子溫柔的揉捏了整整三分鍾。劉

彤感覺自己下半個身子都酥了,隱私地帶一片爛泥。

    「現在聽我的話,給我做三件事!第一、在辦公室把內褲脫了,從今天起,

上班不準穿內褲;第二、給我這號碼沖一年的話費;第三、第三,嗯……算了,

第三件忘了,下次再說。」老劉這記性,剛剛想起來的就忘了。

    「這個不太好啊吧……」電話那頭劉彤羞紅了臉,這樣的要求她聞所未聞。

對她這樣一個平時注重儀表和漂亮臉蛋的女人來說,有點過分了。

    「哦對了,第三件,你和你老公說,昨晚是你發騷了自己把自己的�面扣出

水的,不許讓你老公知道你是被我弄的。」李老頭警告她。

    「這,我……我好爲難啊,大姐」劉彤以爲劉老頭是個女人。不過,不到一

秒鍾,她就一聲悶叫,劉彤感覺到的左乳乳頭又被拽長了,這次拽的比早上那會

    劉老頭又一次捏著奶頭把奶子當球在指尖甩圈玩。反正也不急,老劉就這麽

把劉彤的奶子在手上甩圈甩了五分鍾。奶頭明顯被拉長了,一下子收縮不回去。

劉老頭從保潔房�走出來,遠遠看到劉彤皺著眉頭,臉上羞澀又疼痛的樣子。

    劉彤擡起頭往四周看了看半天,然後低下頭,一陣動作。過了3 分鍾左右,

隻見她把一小團粉色的布放進包包�,臉上羞的通紅。她用手不停的輕輕的拍著

自己的臉來降溫。

    「我要把你弄成個超級蕩婦!」劉老頭下定了決心,淫蕩的笑容布滿他的老

臉。想了想,李老頭又起了個壞心眼。他撥通了劉彤的號碼。

    「小姐,今天上午,你把你的包臀裙拉上來,拉到腰上,把光溜溜的大屁股

往後撅,保持這個姿勢半小時,上身要往前靠,你的奶子要壓在桌子上。」

    「這要求太過分了,要是辦公室的人看到了怎麽辦?」劉彤反抗道。

    「那是你的事,你可以不做。」老李一隻手伸到口袋�找到劉彤濕潤又潔淨

的陰唇,兩個指頭費力的插進去,用力往兩邊一繃。電話那頭一聲尖叫:「不要

啊,我做,我做。」劉彤哭著,屈服了。

    劉老頭拿起拖把,在辦公室慢慢的拖起地來。這是他每天早上的例行工作,

辦公室�有30多個女人,20多個男人,都在忙碌的打電話,電腦上啪啪啪的打字。

以前老頭是特別羨慕這群後生的年輕人。現在,他覺得自己再也不羨慕任何人了。

我能操縱你們每個人,老頭幸災樂禍的想著。

    地拖了不到十五分鍾就拖到了劉經理辦公室門口。他往�瞄了一眼,正好看

到劉彤也在往外瞄,臉上通紅的。她正以一個奇怪的姿勢趴在那。李老頭裝作什

麽都沒看到,推門而入,低著頭在地上拖起來。

    老李站著,劉彤撅著。李老頭的視線越過辦公桌,看到一抹雪白的大屁股的

邊緣,

    「今天的地不用拖了你快出去吧」劉彤撅著屁股趴在那命令。

    劉老頭笑著說:「你想替我減輕工作啊?」說著繼續往前走了一兩步,這時

幾乎可以明顯看到劉彤撅著個粉嫩的肥臀,上半身穿著整齊有氣派,隻是從上半

身的腰部到腳上的下半個身子都是雪白一片,她整個下半身隻穿著一雙達芙妮的

細跟小皮鞋。

    「不要過來!」劉彤慌了,她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屁股似乎撅的有點過分了靠

後了,會不會被這個糟老頭看到了?她心�又慌又亂。

    劉老頭假裝沒看到。「那好,你不要拖就不拖,我反正隨你。」他拎起拖把,

他就拉門出去。回頭望了一眼,這回是在側面了,辦公桌邊緣,一個緊俏的白屁

股整個進入視眼。那弧度,黑色座椅上配上奶白色美臀。老李差點暈倒了,跌跌

撞撞的出去了。

    「完了,被看到了」劉彤羞得想找個地闆縫鑽進去。她不由得惱怒起來,穿

上包臀裙,站起來。撥通了李老頭的電話:「大姐,你怎麽這麽欺負我?我剛才

撅著屁股差點被我們的清潔工看到了,你這女人怎麽這麽讓我難堪,我都答應你

的要求了。你這麽折磨我,我還不如死了算了。」說到後來,劉彤聲音都嗚咽了。

    「我就是喜歡折磨你啊,我還沒怎麽弄你呢,現在這樣玩你都是小兒科,等

以後你會羨慕今天這樣輕松的日子的。」老頭淫笑著。

    電話那頭,劉彤聽呆了。

    「以後隻要你們清潔工進來掃地,你都要在他面前把屁股撅起來,反正你應

該都給他看過了,也無所謂了。至于你用什麽方法撅屁股,那是你的事。還有,

隻要不是冬天,你都隻許穿短裙,露出兩條大腿。還有內褲永遠不許穿,不然讓

你好看。你老公要問起來,你就說你不喜歡穿。不許告訴他我們的事。你不是想

死麽?有膽子你就死啊。小姐,我給你求死的機會,哈哈。」李老頭毫不在乎的

笑了。

    他知道,這樣的年輕姑娘,活著都來不及,哪有勇氣去死。

    劉彤放下電話,心潮湧動。她一時氣憤說出尋死的氣話。但真要她死,她是

怕極了的。她自己斷然沒有這個勇氣去死,最多活著不要臉面了。她下定決心要

活下去,不管要受到怎樣的淩辱,既然要選擇活著,那就不得不成爲那個神秘聲

音的玩物。

    雖然那個神秘聲音到現在沒有真正的傷害過她的身體,但總是讓她這個小少

婦做出這種羞人答答的事情,也太爲難她了。

    劉彤在死去還是光屁股活著的矛盾中臉蛋一會兒紅一會兒白。

    李老頭晚上回去又點買了點花生,打算就著老酒糊糊夜。忽然想起來了,有

了劉彤,爲啥我要這麽窮呢?

    吃完飯,睡了會。半夜醒來,看了下鍾,深夜一點了。他打了個電話,接電

話的是劉彤,她壓低聲音問他想幹嘛。

    「拿2000塊錢放到公司的外面的那個垃圾站旁邊的垃圾桶�,錢要夾在腿根

�,不準穿內褲,就穿包臀裙來。到垃圾桶旁邊,把裙子拉起來,光著屁股等10

分鍾再走。」

    老李不等對方反抗就把電話挂了。他坐在街角的垃圾站的圍牆�,這�能看

到垃圾桶,也就距離不到10米。外面有個圍牆擋著,牆上有碎磚縫,從�面可以

一眼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面。他不知道劉彤會不會來,爲了讓她知道老李說

話的分量,老劉把劉彤的陰唇套在兩個手指上,往兩邊分開拉扯了幾下。

    手頭這鮮紅色的陰唇一陣劇烈抖動,似乎想夾住什麽,又似乎想恢複原先的

形狀。

    老李把肉團又放回了口袋�,他知道她會來。等了半個小時,這時已經是夜

�1 點半了。春天的天氣總是這麽溫暖,及時在夜�也不冷。

    遠遠的,一個女人身材浮凸玲珑,穿著個包臀裙,小碎步走來了。看著她的

步子,總感覺有些怪異。兩條雪白的豐滿大腿走路時也閉合的緊緊的,一點都不

自然,正常女人走路都會兩條腿一前一後的輪換。可這個女人隻有膝蓋附近在前

後擺動。給人的感覺就是,她腿�夾著什麽東西?

    好在這麽夜�了,路上沒有什麽行人。她的怪異步子也沒人看到。是劉彤,

老頭看到了。劉彤辛苦的拖著雪白的美腿挪到垃圾桶旁邊。兩腿已經累的半死,

腿間都有汗液流下來。

    她左顧右盼的看著周圍,確認一個人也沒有,就把包臀裙拉到腰部,豐滿緊

繃的屁股一下子彈出來了。和早上一樣,李彤這下從腰部到腳上,完全光溜溜的,

光著大屁股站在垃圾桶旁邊。她拿出兩腿間夾著的一垛紅色鈔票,扔進了垃圾桶。

劉彤光著大屁股蹲下來,躲在垃圾桶的背面。

    討厭的是,這垃圾桶旁邊正好有個路燈,劉彤的雪白的臀部就像月亮一樣,

反射著白白的光芒。垃圾桶太小了,就算劉彤蹲下來,也擋不住自己的飽滿的豐

臀。老遠的看,以爲一個大屁股女人在垃圾桶旁邊小便。如果這時有人路過垃圾

桶,就會看到這個綠色的桶旁邊,一個白屁股露在垃圾桶外面一小半。

    老李拿出了劉彤的陰唇,那陰唇口小的幾乎看不到洞口,老李毫不留情的扯

開來,套自己的勃起的陰莖上,上上下下套弄起來,發出快樂的呻吟。

    望著路邊的女人撅著個屁股在那,顫抖著,慢慢的左右搖擺著豐臀,仿佛在

躲避什麽,老李越套弄越快。劉彤的兩腿像風中的樹葉一樣亂抖,兩腿不停的互

相摩擦。屁股溝�一條淫蕩的水線順著屁股溝慢慢滴下來,濕潤了腳下的塵土。

    這時,不知從哪過去一輛自行車,騎車的人貌似有點困意,打著哈欠從劉彤

的附近路過。劉彤聽到自行車的哐當哐當的聲音,嚇得差點尿了,往地上一攤,

也不顧的自己的陰部坐在滿是灰塵混著汗液的地上。拼命的縮在垃圾桶的陰影�。

    騎車的人慢慢的騎過去了,劉彤的陰部還在不停的抖動,仿佛有個陰莖在進

進出出。看著自行車過去了,劉彤坐起來了。老李最後沖刺了,隻見劉彤也劉彤

再也撐不住了,不顧羞恥的跪在地上,撅起屁股。屁股前後一聳一聳的,感覺好

像有人從後面插入她的雪白的肥臀,一下一下的往前沖著。

    陰道口的嫩肉被拖出來又塞進去,來來回回的撐的一個圓形的口子。過了一

會兒,那個肉洞�,一股濃濃的液體順著陰蒂流下來……

    李老頭射完了,舒服極了。歇了會兒,看著還撅著光屁股趴在那的劉彤,欣

賞了一會她的淫蕩的樣子,她雪白大腿根腿間那鮮紅的陰唇一下一下收縮著,每

次抽搐一下都汩汩擠出奶白色的精液,順著大腿流淌下來。

    他掏出手機,撥通了劉彤的號碼:「好了,小姐。你把裙子摞到腰上,光著

屁股回去吧。」說完就挂了。

    深夜的大馬路上,劉彤把裙子摞起來,綁在腰間,疲憊至極的扭著肥白的大

屁股,慢慢躲進路邊樹叢的陰影�,往回家的路上走去。她不敢在大撸中間走,

誰知道被流氓看到什麽後果。

    她擺動的兩條白腿間,李老頭的精液發出亮晶晶的光芒,順著大腿肌膚的曲

線往下流。劉彤沒敢擦去,任精液潤滑了她的整條大腿內側。一路光著屁股,躲

避著可能的暴露的燈光,最後快到樓下的一截路,劉彤決不能讓鄰居看到自己的

狼狽又無恥的樣子。她放下裙子,遮住翹翹的裸露屁股,用力一路小跑回到5 樓

家�,放開水龍頭拼命的沖洗全身,然後爬上床上一動也不能動了。

    第二天李老頭上班時,看到劉彤第一次早上在辦公室睡著了。他敲敲透明的

玻璃門。劉彤看到李老頭就刷的一下臉紅了,轉過頭假裝沒事一樣。老李拿起抹

布走進劉彤的辦公室開始抹桌子,劉彤什麽也沒說,站了起來,走到背後的檔案

櫃邊上。

    她今天還是穿著包臀裙,沒有絲襪,光著兩條大腿,性感的包臀裙包住了她

光溜溜的屁股,但隻有她自己知道�面悄悄的什麽也沒穿。她背對著老李,兩條

腿站的筆直的,撅著大屁股,彎下腰去,絲質的光滑的包臀裙被這個動作拉扯起

來,一直上升到陰唇位置。老李覺得自己鼻血要出來了。劉彤假裝不經意的往下

一蹲,本來被扯到快到屁眼的包臀裙一下子被縮到了腰部,整個豐臀全部暴露出

來。

    這時的經理辦公室�,一個性感的精緻女人,撅著白晃晃的大屁股蹲在櫃子

前,背對著一個猥瑣的拖地老頭,老頭站在她背後渾身激動的顫抖。幸福和羞澀

彌漫在這狹小的空間�。

    「太丟人了!」劉彤羞得擡不起臉。

    「太幸福了!」老李陰莖又勃起了。

】(三)

李老頭似乎感覺自己的陰莖要爆炸了,全身的血液都彙聚在這蘑菇頭的根部,心跳越來

越快,連胃里似乎都在抽搐。

    活生生的一個裸體女人,一個精致的豐乳肥臀,在陽光明媚的辦公室里,當著外面還有

那麽多的員工,就在自己面前裸露著下半身讓自己看個夠。老李看著活春宮,心髒跳的快要

蹦出來了。

    經理的小辦公室沒有百葉窗,好在玻璃從地板到鼻梁位置都是磨砂的。如果不站在玻璃

牆邊伸頭往里看,一般是看不到什麽。正好劉彤又蹲在辦公桌后面,所以,就算有人經過,

也看不到皮沙發座椅后面劉彤光溜溜的屁股。

    “劉經理,你怎麽了?”李老頭干澀的聲音問。

    “不要管我。”劉彤知道自己的臉徹底丟光了。

    這個自己一直討厭的老頭,今天居然讓他看到自己變態一樣拿光屁股對著他。她羞的一

動不動,不知道自己該怎麽做了。

    光溜溜的屁股在陽光下曬的暖洋洋的,這種溫暖讓她無比羞愧。到底要怎麽樣?劉彤心

里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麽辦。老清潔工會不會拉開門讓大家欣賞她,他以前可是

一直被她挑刺的。她知道他討厭她反感她。但誰能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遇到這麽詭異的事情。

    如果不按照電話里那個怪女聲的指示去做,自己馬上就要遭受到極大的痛苦,。這痛苦

是發生在女人身上最嬌弱的地帶,不是她一個女人能承受的。不,想到昨天自己陰唇下下被

扯開扯開了整的后那種撕裂的疼痛,劉彤渾身一個冷戰。不,我再也不要那種疼,我受不了

的。劉彤心有余悸,仿佛這疼痛還在那個柔軟的地方蔓延。

    “劉經理,,你怎麽了,你裙子掉了,你屁股。。。露出來了”李老頭提醒到。

    但是劉彤好像個烏龜一樣蹲在那一動不動,仿佛完全聽不見他在說什麽。

    等了幾秒鍾,劉彤劉彤轉過紅云兩朵的臉蛋,一雙迷人的眼睛望著李老頭:“對不起,

以前我一直對你態度不好,是我不對。今天和以后,你都會看到我都要這個樣子對著你。”

劉彤搖了搖自己的翹臀,感覺有點滑稽。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被逼的。求你不要說出去。我。。。。”說到最后,她的聲音低

下去了,頭也低下去了。仿佛一個犯了錯的孩子被發現了后低頭認錯的樣子。

    李老頭回頭看了看外面的辦公室,早上大家都在忙碌,沒人站起來看這邊。

    李老頭在劉彤背后蹲下去,眼睛一動不動的注視著劉彤。幾秒鍾后,他把手搭在劉彤的

肩膀上,輕輕的摩挲著:“我雖然是以前和你有不對味的時候,但是,我這個老頭一定不會

破壞你的聲譽,你還年輕,我不會讓你這下半輩子難過。”李老頭溫柔的說著,仿佛在做一

個重大的誓言。

    他一邊安慰著劉彤,一邊手上不停的順著劉彤的柔軟西服后背摸下去,越過腰部,摸到

那不著一絲一縷的肥嫩翹臀上。那里肌膚嬌嫩,白的幾乎能看到肌膚下的細小筋絡,手中的

一片柔軟讓老李心跳越來越快。

    劉彤眼睛一直望著老李,任憑他的一雙老手摸到自己的光溜溜的粉臀上,她呼吸漸漸急

促了。粗糙的大手産生了奇異的男性特有的感覺傳遍全身。這是一雙老男人的手,摸在自己

又性感又圓潤的臀部,碰巧這個香豔的臀部彎曲成了最大的弧度。

    她下半身傳來一陣電麻的感覺,白臀一抖,“咕咚”一聲,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咽了一

口口水。不由的都不忍不住笑了,劉彤笑的腼腆又羞澀。李老頭放心了,把一只老手在劉彤

的屁股后面滿把的摩挲著。感受著老年人和年輕人之間的兩種皮膚差距。

    太嫩了,這肌膚太有彈性,輕輕拍一下,屁股上的肉一彈一彈。好久沒有摸過這麽漂亮

這麽白皙的大屁股了。老李右手兜著劉彤的大屁股滿把抓,把手中的白肉抓一把放一把,一

會兒用力拍幾下,一會兒又用巴掌繞著肥臀畫圈。摸著摸著,陰莖不知不覺粗漲起來。

    他愛不釋手的摸著手里白晃晃的香臀,忍不住用大力拍了一下,“啪”,劉彤冷不防被

拍的往前一沖,差點跌倒。她哀怨的望了一眼老頭。但她已經不恨他了。

    互相討厭的人面前不得不做出這種丟人的事來,本以爲李老頭會想辦法嘲笑她甚至做一

些讓她顔面丟盡的事。但他的一番話卻讓劉彤深深的感覺到在這個亂老身體里藏著偉岸的大

男人身影,劉彤一瞬間幾乎有點動情了。

    她自己也不明白怎麽就變了,任由李老頭愛撫她光溜溜的香臀,沒有反抗。她不知道自

己的眼神已經迷離,心跳加快的望著李老頭一只老手在自己純潔又淫蕩的屁股上來來回回,

不由自主的用鮮紅嬌豔的小舌尖舔了下嘴唇。

    “當 當 當”,有人在敲玻璃門,老李立刻蹦起來了,縮回手,拿起歪在一邊的拖把,

假裝在拖地。劉彤也趕緊把包臀裙拉拉扯扯到腿根,坐到座椅上,低頭翻閱起自己文件,,

雖然她自己也不知道在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麽文件,

    “進來。”員工張敏拿著幾張文件進來簽字。她奇怪的看到辦公室里一種暧昧的氣氛,

她注意到李老頭和劉彤臉上的紅暈,心里蕩起了一點懷疑的漣漪。

    李老頭離開了辦公司,獨自在洗手間回味了一天。

    第二天一早,劉彤在晨會上宣布一件事,“爲了提高工作效率,以后大家早上上班后10

點前處理自己的事情,每天要在十點前把前一天的報表全部總結好提交電子檔到經理郵箱。

另外,十點前不許進經理辦公室,”,“我也需要提高工作效率,所以早上十點前不要進我

的辦公室,從今天開始執行。”劉彤宣布。

    順便說下,劉彤的公司早上是8上班,這就有兩個小時不保證沒人進辦公室撞見什麽見不

得人的事了。散會后,劉彤走進自己的辦公室,把包臀裙脫到膝蓋,露出雪白光潔的屁股。

這時李老頭也拿著拖把鑽進來,把拖把放門里,走到劉彤辦公桌旁邊,一眼就看到了光著臀

部的劉彤。劉彤看到他,心跳加快了。

    這是第二次讓老頭看自己光屁股了,不過,有了昨天的撫摸,她自然多了。反正也被看

過了,算是自己的半個男人了吧。而且他又有男人的誠信和包容,沒有到處碎嘴亂說。劉彤

漸漸對老頭有點好感了。

   劉彤坐在皮質的辦公椅里,飽滿的臀部和雪白嬌嫩的大腿疊在一起老李看到劉彤腹部的三

角區,那里是嫩肉和軟毛的三角地帶,李老頭看的口干舌燥,不由的把手搭上去,摸著劉彤

美臀的外面,然后順著圓潤的大腿根部摸下去。劉彤開始有點身體不自然的搖擺起來。

老李的糙手在從兩條腿縫里摸進去,感受著被女人最柔軟的大腿嫩肉包夾的感覺,有點濕有

點滑溜溜,又有點彈性十足的感覺。

“自己是不是太淫蕩了大清早就光著屁股坐這,是被逼的也就算了,但老李撫摸自己的時候

自己也沒強烈反抗。”劉彤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居然對這個老頭沒有反感,不但沒有抗拒

還順著老頭的手,打開了自己的雙腿。

劉彤前晚被在馬路邊的垃圾桶旁被淫蕩的抽插成那樣后,,常有的羞恥感已經不那麽敏感了

,加上對老李的好感漸漸升起,她忽然覺得腿間有點癢癢的感覺。很希望有什麽東西能填滿

下面的那個小洞口。老李摸著滑膩的大腿,看著劉彤的的大腿漸漸分開一條縫隙,更加賣力

的撫摸,摸到劉彤忍不住把兩條粉腿打開。老李立刻摸回了劉彤的腿根,那里有高山流水和

草地。

摸摸劉彤淺淺的陰毛來回搓揉,她呼吸又一次急促起來,劉彤的腿張開的角度越來越大。老

李的手已經毫無阻攔的摸向她最神秘的地帶——大小陰唇。剛一摸上去,李彤就一聲敏感的

淺叫,“哦,不要不要,不要摸那里。”她雙手抱住老李老頭的手,不讓他深入,可她忘了

,是她自己主動張開的腿。更重要的是,她的是個辦公室OL,哪有這個干粗活的老男人孔武

有力。

    那點阻擋,對老李感覺好像女人的撫摸一樣無力。李老頭伸出中指,在劉彤泥濘不堪的

陰唇口那蘸了點滑膩的淫水,在陰唇口畫起了圈圈。劉彤哪里受得了這樣的撫摸,連陰唇口

居然也不爭氣的變大,本來只有小指頭細的陰唇口好像在喘氣一樣張開了。李老頭順著引道

的肉徑把手指一點點伸進去。一邊插入一邊往引道肉壁上摩擦。劉彤已經完全失控了,迷離

的雙眼仿佛在睡夢中,一條鮮紅的小舌尖不停的舔舐著因爲性興奮而干澀的 嘴唇,雙手還抱

著李老頭的那條壞粗壯的胳膊,看上去仿佛是自己抱著李老頭的胳膊往自己最嬌嫩的洞口進

進出出的捅,那欲拒既抗拒又願希望的樣子不能再淫蕩了。

劉彤感受著李老頭的手指在自己空虛的里面肆意玩弄,感覺自己已經不知道什麽是羞恥了。

李老頭已經感受不到劉彤雙手反抗的力氣了,反倒是順著他,抱著掐著他的胳膊上上下下。

“起來。”李老頭說道,他已經忍不住了,要在這個人來人往的辦公室里操這個平時高高在

上的部門經女理。

老李的手指還在不停的掏著她的肉洞,劉彤聽話的叉著雙腿,顫抖著慢慢起身。老李一把抱

住劉彤的身子,左左胳膊環住她的前胸,壓住她的飽滿的雙乳,兩只乳房被這粗壯的胳膊從

下往上擠壓,肥碩的乳房從西服領口被擠壓出來一大半。李老頭干脆三下兩下,把李彤上半

身的衣服全部扒光仍在地上。

公辦公室外,50多個員工在急急忙忙的工作著。辦公室里,他們的部門女經理全身赤裸的被

一個穿著清潔工的制服老頭抱著。他左手握著裸女的乳房,右手從前方插入兩條大腿間的凹

陷。劉彤雙腿之間的小肉洞被老頭扣的酥癢不堪,每走一步都在顫抖。

李老頭干脆從背后抱起裸體的劉彤,把她放到桌子邊緣,面朝下趴著,飽滿的乳房被李老頭

拉往兩邊。從后面可以看趴在桌上的劉彤,上身和桌面之間,乳房從兩邊被擠出來。只有奶

子大到一定程度才能做的到。劉彤劉彤上身趴在辦公桌上,撅著肥白的臀部,光著兩條大腿

站在桌邊。

李老頭從后面看著劉彤撅起的屁股和柔嫩的粉紅陰唇,陰唇口亮晶晶的有滑膩膩的粘液,激

動不已。他穿著一身髒兮兮的制服,褲子也不脫,直接把裆部的拉鏈拉下,掏出已經暴起的

陰莖粗大陰莖,上面盤根錯節的經脈看上去有點嚇人。他用陰莖在劉彤的陰道口上沾了沾粘

液,潤滑了下粗大的龜頭,噗嗤一下慢慢的插進去。

    劉彤屁股一緊,死死的夾住了劉老頭的肉柱,一聲嬌喘。劉彤心里和身體一下子就被填

滿了。上半身在桌上被李老頭往前頂的不住的來回移動,兩只大奶好像 輪胎一樣在身下滾動

劉老頭李老頭把劉彤往后拉回來一點,扶著她站好,把粗大的陰莖往外慢慢拖出來,然后又

慢慢進去一些,來回幾下,讓自己的陰莖在劉彤的肉縫里漸漸濕潤。

劉彤的陰道里全是粘液,陰莖和引道之間黏糊糊的,進出幾下越來越順滑。李老頭用腳把劉

彤兩只腳踢了踢,劉彤自覺的並攏了雙腳,兩條豐滿的大腿也合上了,這樣李彤的屁股就完

全的包住了李老頭的陰莖,老李感覺自己的陰莖周圍全是嫩肉,他感覺自己突然又又在粗大

的極限后更大了,他開始一下一下有規律的從裸體的屁股后面插入拔出。

每次插入,陰唇周圍的肉都被帶進去,劉彤兩只乳房在身子下來回滾動,兩個乳頭被擠壓在

身體兩邊凸出來。李老頭彎下腰趴在裸體女人的背上,雙手從兩捏著兩個擠變形的奶頭。熟

練的搓捏,劉彤完全忍受不了這樣的性快感,閉上眼睛任憑老李蹂躏。喉嚨里發出嬌媚的喘

息聲。

李老頭感覺下身的肉徑越來越濕滑,他雙手還把劉彤的奶頭用手掌摁在桌上搓擀面杖一樣的

搓,劉彤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漸漸的喊出了聲音。“快點,快點”李老頭下半身越來越漲,

他直起老腰板,從劉彤背后加速沖刺,每次粗大的陰莖拔出來后,陰唇都縮小,然后又被碩

大的陰莖蘑菇頭給滑溜溜的撐開4倍大。

李老頭在這個年輕的女人臀部后面越戰越勇,兩人結合處的淫水越來越多,聽到了“啪啪啪

”的水花聲,快要到了。

“不能就這麽結束!”李老頭心里喊著,抓起劉彤的胳膊把她拽起來,一邊在她背后進進出

出,一邊往面對辦公室的磨砂玻璃牆移動,直到劉彤整個人摁在毛玻璃上。乳房,小腹,大

腿全部都緊緊的貼在磨砂玻璃上。臀部中間的肉洞里,李老頭的大肉棍在里面一下一下的撞

擊著。“啪~啪啪~啪,啪啪~~”。

    “不要啊,求你了,會被大家都看到的。”她小聲的求饒著,磨砂玻璃遮蓋到劉彤的下

鼻子處,從辦公室里完全可以看到劉彤正把臉貼在玻璃上,但看不到臉下方的內容。仿佛大

美女劉經理正在監視著整個辦公室。不過,面對著玻璃牆又里牆最近的尤佳看到玻璃上有點

肉色的影子,仔細一看。“天啊,好像是乳頭的樣子”尤佳看的心跳突然加快,臉刷的紅了

。她看到劉經理的眼睛似乎迷離了,雖然只能看到她的半個頭,但是,由于坐的近,她感覺

到劉經理似乎在有規律的上下震動。

    “我一定是看錯了。”尤佳臉紅心跳的安慰自己,眼睛卻無法離開。

    李老頭開始最后的沖刺了,他把頭低下藏在劉彤的背后,陽具越來越快的塞入拔出劉彤

的肉縫,水花越來越多,順著陰莖流淌。劉彤眼睛幾乎要眯起來了,她被李老頭從背后緊緊

的壓在磨砂玻璃上一動不能動,忍受著背后屁股上沈重的撞擊,感受著下體肉洞里的大肉棍

那粗壯的沖鋒。

    尤佳聽到玻璃牆發出了極輕微的“啪,啪,啪”沈悶聲音,仿佛裸體人肉在撞擊這面牆

,尤佳稍微一猜想,立刻張大了嘴“不可能吧,大清早,劉經理。。。。”

    劉彤已經無力去看辦公室了,就這麽眯著眼睛趴在玻璃上,渾身赤裸著,被背后全身髒

兮兮制服的老頭狠狠的照著屁股撞擊。

    “我草死你!”李老頭怒吼著,最后一下深深的頂入劉彤的引道最后幾毫米,陰莖穿過

陰道,龜頭撞開引道最后的肉門—子宮口,整個大龜頭全部撐開子宮口,噗噗噗,把精液水

龍頭一樣的射進去。一下,兩下。。。五下,六下。。。八下。天啊,要射幾下才能射完?

劉彤已經被滾燙的精液給沖昏了,她只知道第一次有一個男人能把大雞吧日穿整條陰道,還

插入自己的子宮口,直接在子宮里射精。十下,十一下。。。還能射?這要射多少?李彤感

覺從來沒有這麽充實和享受過了。第一次有男人能到達自己身體里這麽深的地方。十五下。

。。哦,射吧,求你再射一次,十七下。。。老李,我愛你,發自內心的愛你,我要爲你懷

孕,我要天天跪下來求你操我這個豐乳肥臀的女人,十九下。。。老公,救我。。。老李,

狠狠的操我,求你了。二十一下。。。。李老頭把最后一發深深的射入劉彤的肉道盡頭。感

覺整條肉棍都舒服了。

    放開了抓著劉彤柔軟的大乳房的雙手,李老頭陰莖還是堅硬的穿插在劉彤的屁股里,絲

毫沒有拔出的意思。劉彤一下子癱軟下來,兩條豐滿的大腿已經毫無力氣的軟了,幾乎要趴

下了。但屁股被穿插在一根堅硬的肉棍上,怎麽也癱不下來,像烤串一樣被挂在肉棍上面。

    劉老頭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雙手把李彤的胳膊往后一板,劉彤不由得彎下腰,撅著屁

股。堅硬的陰莖插在劉彤兩條大腿的肉縫里,李老頭把自己的老腰往后一彎,再往前一挺,

“嘭,嘭,嘭。”開始再一輪帶著攻城錘沖撞劉彤的肉洞。

    “天啊,老公救我~~” 劉彤臉朝下,90度彎著腰,被李老頭在自己屁股后面緩慢但沈重

的一下一下的干著。她想下來,但這肉棍太堅硬,自己好像懸在半空,彎著腰,被穿插在固

定在牆上的一個上翹的大鐵棍上,下不來了。。。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上一篇:車震記